装备制造业工业设计产业技术云服务平台
装备制造业工业设计产业技术云服务平台 装备制造业工业设计产业链云服务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知豆汽车深陷债务危机,吉利是否会接盘?

2019-10-22 09:54:41 作者:来源:斑马消费

知豆汽车的崛起用去12年,坠落却在一瞬间。 深陷债务危机,知豆汽车已停产一年有余,行业上下游广受波及。 外界都期望二股东吉利集团能接盘,但知豆曾经的优势早已不再,吉利会接手这个烫手山芋吗? 长虹华意再揭知豆债务冰山 最近,长虹华意的一则公告,再次揭开了知豆汽车债务问题的冰山一角。 10月17日,长虹华意(000404.SZ)召开董事会,通过了控股子公司上海威乐对知豆汽车应收账款全额计提的议案。截止今年三季度末,上海威乐对知豆汽车的应收账款余额7122.31万元已逾期。 公告披露,上海威乐主要生产和销售汽车空调器,知豆汽车是其主要客户之一。因国家新能源补贴政策调整以及自身经营不善,知豆汽车严重亏损,现金流出现问题。从去年9月以来,一直处于停产状态。 据了解,上海威乐与知豆汽车于2016年7月达成合作,知豆向上海威乐采购汽车空调器等零部件产品。 合作关系达成后,双方一直合作融洽。但进入2018年,知豆汽车的经营状况急转直下,采购款支付一再拖延。 2018年11月,上海威乐向知豆汽车发出《往来款询证函》,对被拖欠的货款进行确认。在多次催收之后,知豆汽车仍拒不还款。 今年6月,上海威乐已向宁波中院提起诉讼,要求偿还欠款赔偿损失。8月,法院已首次开庭审理,尚未判决。 长虹华意表示,本次计提坏账准备将减少公司第三季度合并归母净利润1149.1万元,占最近一期公司归母净利润的12.53%。 多家上市公司受损 因知豆汽车而蒙受损失的企业远不止长虹华意一家,据媒体统计,仅A股上市公司就有上十家卷入其中。 斑马消费梳理发现,双林股份(300100.SZ)是被波及最重的一家。 截止2018年末,双林股份对知豆汽车的应收账款余额1.48亿元,当期公司对该应收账款全额计提减值损失。 回款逾期导致公司无资金支付上游供应商货款,双林股份控股子公司德洋电子在2019年初引发大量诉讼。 到2018年年报披露之日,供应商对德洋电子的诉讼高达16起,累计诉讼请求超过2000万元。 双林股份与知豆汽车合作不仅仅停留在业务层面,还在资本和股权方面有更深的合作关系。 2015年,双林股份出资5000万元,成为持有知豆汽车4.5%股份的股东。公司表示,入股知豆汽车不仅是对新能源汽车发展机遇作出的尝试,更有利于公司现有产品的升级和市场拓展。 同年,双林股份收购知豆汽车实控人鲍文光旗下资产——德洋电子51%股权,交易对价3.57亿元。 德洋电子主营新能源汽车电机、电机控制器、电池管理系统等,其核心客户就是知豆汽车。 交易对手承诺,2016年和2017年德洋电子净利润分别不低于8000万元和1.2亿元。 实际上,德洋电子2016年和2017年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为4311.89万元和6262.90万元,均未能完成业绩承诺。2018年,经仲裁调解,业绩承诺补偿方新大洋机电需向双林股份共计支付业绩承诺补偿款1.38亿元。 抵扣上市公司尚未支付的股权转让款后,新大洋机电仍有近3400万元补偿款未向上市公司支付。 另外,因为核心客户知豆的停产,德洋电子2018年亏损1.85亿元,成为整个公司最大的亏损户,当期计提商誉减值2.38亿元。 同期,公司对5000万元知豆汽车股权投资款全额计提资产减值准备。 受以上各因素综合影响,2018年双林股份录得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扣非净利润更是亏损达5.03亿元,同比下滑1238.78%。 在知豆汽车发展的高光时刻,它也是多氟多锂电池板块的主要客户之一。为稳定双方合作关系,2018年1月,多氟多(002407.SZ)出资4900万元对知豆汽车战略增资。 这笔投资的背景是,2017年知豆汽车位居国内新能源汽车销量第四,A00级新能源市场第一。 转折来得太快。2018年多氟多对知豆汽车应收账款计提1.38亿元坏账准备,对预付给知豆的4900万元投资款转为其他应收款计提坏账准备2450万元。 企查查显示,2019年知豆汽车面临的诉讼飙升,仅开庭公告就上百起,多为买卖合同纠纷。 吉利会接盘? 从无知、认识到获取自主资质,知豆汽车创始人鲍文光的新能源汽车之路走过了12年。 鲍文光依靠电机、控制器制造起家,2005年介入电动汽车制造领域,这比国内大多数汽车企业起步都要早。作为行业先行者之一,他也走了很多弯路。 鲍文光曾2017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坦言,早期做电动汽车自己是无知的,甚至不了解行业政策,全凭一身热情坚持下来。 造出来的车国内不允许销售,他就将产品卖到了欧洲。 回归国内市场,知豆选择与众泰合作生产,但这一模式仍不符合政策被棒打鸳鸯。 之后,与吉利合资找到了一条出路。直到2017年3月,公司才拿到了新能源汽车的准生证,获得了自主生产资质。 目前,鲍文光和其实际控制的新大洋机电仍是知豆汽车的控股股东,吉利集团为第二大股东,持股26.44%。 企查查显示,包括新大洋机电在内的多个股东,将所持知豆汽车股份质押给吉利集团,总质押股份达46.71%。 股东和债权方都在期望吉利集团能对知豆汽车重组。在目前新能源汽车行业的整体态势下,吉利会接受这个烫手山芋么? 在新能源汽车发展的初期,知豆凭借先发优势、A00级产品的价格优势等快速走红,鲍文光将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毛细血管出行车”。 知豆成也微车、败也微车。 国家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政策调整,对续航里程提出了更高要求,知豆汽车首当其冲。 当下,新能源汽车行业群雄逐鹿,知豆的优势已荡然无存。 知豆汽车欠债不还,股权冻结经销商退网债务缠身 曾经风光一时的知豆汽车已经从大众视野中消失已久,如今再被关注竟然是因为欠款和官司。 6月25日,知豆汽车供应商之一(000404)发布公告称,其子公司上海威乐汽车空调器有限公司起诉知豆汽车的案件已经被法院受理,要求知豆汽车支付货款7122.31万元及违约金(暂定)207.73万元。 一纸诉讼揭开了知豆汽车财务堪忧的冰山一角,查阅启信宝数据发现,知豆因拖欠2亿元货款及相关利息,于2019年6月10日被公示为失信人。股权冻结累计金额高达13.2亿元。 意识到危机感的知豆,正在转型自救。 据知豆经销商透露,目前知豆正在调整重组,而且今年1月,知豆拟投资120亿在南京建年产20万新能源汽车基地,该项目将生产新能源乘用车整车,包括轿车和SUV。 深陷泥潭的知豆能否顺利重组,凭新项目逆袭? 缺席主流市场 知豆作为纯电动汽车制造企业,在新能源汽车市场中意外地失去了位置,在北京这样的的主流新能源汽车市场,几乎找不到知豆的踪影。 通过查询知豆官网,记者来到位于朝阳区广渠路一家新能源汽车销售店,但是这里却并不是知豆的4S店,而是一家新能源综合销售店。店门口停放多辆新能源车,大厅内也摆满了各式各样的新能源汽车,包括欧拉、江淮、众泰、奇瑞等品牌,但唯独没有一辆知豆汽车。 该店工作人员方先生告诉蓝鲸汽车记者,“原先知豆4S店在东城区金宝街,但那个店我们从去年10月份就退网了,现在我们店是一家综合型销售店,经营多家品牌新能源车,但不包括知豆汽车。” 这意味着,知豆在北京地区唯一一家经销商已经退网。此外,蓝鲸汽车记者调查发现位于山西、江苏、福建等地的知豆经销商均有退网现象。 在四大直辖市中,记者拔打知豆位于上海、重庆经销商电话显示,一个号码无人接听、一个电话显示,“你拔打的用户已暂停服务”。只有天津的电话有人应答,但该店已经变成吉利汽车4S店,该店销售人员表示,知豆汽车仍可销售。 在经销商布局方面,作为曾经微型电动车一哥,知豆的经销商网络布局比较广泛,在主要的一、二、三线城市均有布局。但据知豆官网显示,基本上一个城市在当地也只有一家经销商。 尽管一城市授权一家经销商能保证其经销商盈利,但同时存在致命的缺点,如当地经销商选择退网,其车主售后服务却也难以保障。 据厦门市的知豆车主称,“车坏了都不知道找谁,找当地经销商人家已经退网,维修点说已经不修知豆,打400报了个维修电话,打过去空号,再打400却一直占线。” 工厂疑似停产 经销商退网、销量遭遇滑铁卢、车主售后无门仅仅只是知豆困境中的冰上一角。近日,因拖欠货款,知豆成为知名“老赖”。同时,也折射出其财务状况堪忧。 据启信宝数据显示,知豆因拖欠2亿元货款及相关利息,于2019年6月10日被公示为失信人。立案时间为2019年1月7日。失信被执行人的具体情形为“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隐匿财产规避执行”。 实际上,知豆在被执行信息一栏中信息多达31条,且均为2018年9月以后发生,其中28条为2019年以后发生。 同时,在股权冻结一栏中,知豆有4则股权冻结信息,累计金额高达13.2亿元,且均发生2018年10月以后。此外,知豆有18条股权出质信息,总金额达6.64亿元。 从以上数据可发现,知豆的资金危机在2018年下半年后集中爆发。也是从这个时间点开始,知豆相关的坏消息纷至沓来。 同年7月,兰州工厂被传100余名应届大学生被变相裁员。8月,因位于北京的办公室因月底房租到期撤销,知豆旗下子公司知豆智信的80余位员工3个月未收到工资,被要求要么主动离职,要么去公司浙江宁海总部报到,被业内视为知豆变向裁员。 知豆资金链吃紧远不至于此,据蓝鲸汽车从多家经销商了解到,目前知豆所有车型从今年4月份开始已经停厂。多家经销商证实这一信息,均表示目前已无新车可售。 待重组转型 从微型电动车龙头到负面缠身的“老赖”,知豆这几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根据天眼查,知豆汽车的前两大股东为新大洋机电集团有限公司和吉利集团(宁波)有限公司,分别持股31.45%和26.44%,创始人鲍文光为知豆汽车实际控制人。 近年来,乘着新能源汽车政策的“东风”售价仅为3-5万元的知豆,发展曾一路顺风顺水。销量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7年知豆汽车分别销售2.53万辆、2.4万辆、4.3万辆,一直位居新能源汽车销量榜单前列。 但另一方面,知豆自成立以来连续12年亏损,知豆汽车实际控制人鲍文光曾对媒体表示,只有年销量在五、六万辆时,公司才可以达到盈亏平衡点,但至今公司未完成这一销售目标,2018年销售滑落到1.5万辆后,到了2019年,更是一路下跌,1-5月累计销售1900辆,同比下滑85.1%。 汽车分析师任万付认为,最根本的原因,是知豆产品的研发节奏没有跟上国家新能源发展及补坡退坡的节奏。 “目前我国汽车正处于消费升级、由增量向存量的转变,不管是燃油车还是新能源车,微型车市场发展都不太好,像定位小型车的铃木已退出中国。”任万付表示:“汽车消费市场未来更多的在三、四线城市,他们对车型的大小的偏好以及停车位的宽裕,未来微型车企将面临着转型的压力,微型车市场将会越来越小。” 意识到危机的知豆,正在转型自救。 今年1月,总投资达120亿元的“知豆电动汽车有限公司年产20万辆新能源汽车制造基地”项目正式在南京签约,据悉,该项目将生产新能源乘用车整车,车型包括轿车和SUV。 据知豆某经销商透露,目前厂家正在调整重组,预计8月份复产。毕竟知豆汽车是为数不多拥有新能源汽车“双资质”的企业,完成重组,仍可以回归市场再拼杀一番。 注:文章内的所有配图皆为网络转载图片,侵权即删!
装备制造业工业设计产业链云服务平台
装备制造业工业设计产业技术云服务平台